a a a a a a a a a a a 金平苗族瑶族傣族自治县阿里巴巴_新闻天下——读取天下新闻

金平苗族瑶族傣族自治县阿里巴巴

宽城满族自治县医药网

杨光成

原标题:云南最年轻厅官“仕途停滞”23年:临近退休贪路狂奔

在红河期间没干出惊天动地的大事,也没捅出篓子,大家对他的印象模糊。

杨光成并未卷入“倒白事件”,但微妙的官场关系,却令杨光成再难讨得白恩培欢心。从那时起直到临近退休,杨光成在云南省交通厅长的位置上坐了12年。

1991年,时年36岁的杨光成出任共青团云南省委书记,成为当时云南最年轻的正厅级干部。2014年,杨光成涉嫌严重违纪违法,被云南省纪委立案调查。此时的他,已届退休之年,正担任云南省交通厅党组书记。在正厅的位置上,他待了整整23年。

一名熟悉云南政情的人士告诉廉政瞭望记者,杨光成把自己视为官场内的失意者,36岁晋升正厅,成为组织重点培养对象,外界公认的希望之星。谁知此后20多年,竟然一直原地打转,无法再进一步。“从年少得志到仕途失意,最后还落了个晚节不保。”

谈及杨光成落马的缘由,许多官场人士更是摇头:“不知他是胆大妄为还是糊涂到家,怎么会犯如此低级的错误?”

年少得志再遇贵人

杨光成是云南省宾川县人,文革期间进入大学成为工农兵学员。1978年,杨光成大学毕业后回到老家,在宾川县计委工作。

上世纪80年代初,干部年轻化、专业化的春风吹到宾川县城,年轻且拥有大学文凭的杨光成驶入仕途快车道。1988年,33岁的杨光成担任宾川县委书记。

据一名宾川县退休干部介绍,在县委书记任上,本已春风得意的杨光成又遇到一名贵人。时任云南省委主要领导乘车经过宾川,见道路两旁的烤烟长势喜人,专门下车通知县委书记来汇报工作。杨光成当时正在田间地头指导工作,穿着一双沾满泥巴的鞋子跑了过来。省委领导见县委书记如此年轻,工作又能深入一线,立刻提出表扬。在接下来的汇报中,杨光成对答如流,领导十分满意。

那次视察之后不久,杨光成便获得提拔。1990年,他离开老家宾川,出任大理州委常委、大理市委书记。一年之后,杨光成又被调往昆明,担任共青团云南省委书记。

此时的杨光成,已跃升为云南政坛的希望之星。一名云南官场人士介绍,杨光成是少数民族干部,36岁就跻身正厅,又有基层工作经验。不少人以为,他的前程会一片光明。

1996年,杨光成离开共青团系统,出任红河州委书记。时年41岁的他,成为云南当时最年轻的市、州党委一把手。

一名熟悉云南政情的人士介绍,历届共青团云南省委书记中,像杨光成这样,直接担任州委书记的很少,他是当时走得最好的。有些人离开共青团后,只到地方做市长,或者是正厅级的党委副书记。“大概和他之前担任过县市一把手的经历有关。外界还有一种说法,省委新老领导交替时,对杨光成赏识有加的老领导专门叮嘱,希望新领导对像杨光成这样的年轻干部多压担子。”

杨光成满怀信心地赴红河上任,然而云南官场却在此后一段时间动荡不安,杨的仕途也因此受挫。

无为而治坐等升迁

从1996年到2002年,杨光成在红河州委书记的位置上待了6年。对于其主政红河的往事,许多受访者均表示时间久远,记不大清楚。一名现居昆明的红河州委退休干部介绍,大家对杨光成的印象模糊,一是因为相隔时间太久,二是因为杨的施政风格。“杨光成在红河期间,没干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,也没捅出什么篓子,几乎就是无为而治。”

这名退休干部介绍,杨光成上任之初,搞过一段时间的市容整治,州委书记周末亲自上街扫地。后来抓旅游工作,杨光成很用心,但成效并不大。杨光成有文人性格,喜欢和一些文人墨客在一起,还为许多书作序。“大概杨光成认为自己只是来红河过渡一下,无过就是功。”

红河的经济总量,在云南各市、州中处于第一梯队,辖区内大企业众多。位于个旧市的云锡集团、位于弥勒县的红河卷烟厂,都是有名的大企业,但管理权限并不完全在红河州。地方政府与这些大企业之间的关系,历来很微妙。但杨光成主政时期,他与这些企业的关系却异常融洽。有红河州人士认为,这种融洽关系的背后,正是缘于杨光成从不得罪人,更不敢为当地争取利益。企业提出什么要求或是省里有人打个招呼,他通常都会答应。

杨光成想当个太平官,在地方过渡几年便能高升回省城,可昆明官场的动荡,却让他的想法落空。在杨光成主政红河的那几年,先有时任云南省长李嘉廷落马,紧接着,曾担任云南省委书记的高严外逃。在这样一个特殊时期,许多人事问题被搁置,杨光成梦寐以求的高升也始终未能成真。

红河当地还流传一种说法,向时任云南省长李嘉廷行贿的名单上,杨光成赫然在列。只不过因为金额不大,被网开一面。

主政红河后期,杨光成工作中愈发保守,几乎没有什么作为,但与某些商人的关系却越走越近。红河地产商桂瑜森,就在那时与杨光成建立起关系。

2001年,白恩培担任云南省委书记。站稳脚跟后,白恩培开始进行大范围的人事调整。就在白恩培入滇后的第二年,杨光成离开红河,回昆明担任省交通厅长。

相关人士分析,对于这次调动,杨光成虽不满意却可接受。“他在红河干了6年,早就想挪地方了。他还向省委打过报告,称因为家庭原因,希望回昆明工作。这次调动,虽然未能晋升,但交通厅毕竟是实权部门,也实现了他回昆明的愿望。”

提拨无望心灰意冷

到了交通厅的杨光成,尽管焦急却并未绝望。他或许认为,自己的年龄优势仍在,资历更远胜同僚。假以时日,并非一定没有机会。但2003年的“倒白事件”,却给了尚存希望的杨光成沉重一击。

2003年云南省“两会”上,一封署名“云南省倒白委员会”的举报信被装进了发给参会人员的文件袋。这份举报信列举了白恩培的政治、经济、作风问题。白恩培指示省纪委和省公安厅合力侦破。白恩培当时认为,这是一起地方势力针对中央下派干部的有组织、有计划、有领导的政治事件,他把目标锁定在另一名云南省委领导身上,两人的矛盾几近公开化。

杨光成调任云南省交通厅长,虽不满意,却可接受

最终,白恩培成了胜利者。无论从当时的调查还是坊间传言,都未有杨光成卷入此事件的消息。唯一的交集是,当初对杨光成大力拔擢的省委领导,对白恩培眼中的“对头”同样有知遇之恩。从那时起直到临近退休,杨光成在交通厅长的位置上坐了12年。

据知情人士透露,杨光成接受调查期间多次表示,正是因为仕途的不得志,才放松了对自己的约束。

据介绍,杨光成刚到交通厅那几年,脾气很大,动不动就训人,大家避之唯恐不及。到了后期,杨光成的脾气温和了,工作却懒洋洋。有一年,他因慢性病住院疗养,在医院待了两个月。出院后,长时间在家里或宾馆办公,办公室里几乎找不到他。

杨光成工作中的散漫,甚至令白恩培不满。大约在2010年前后,交通系统有人上访,杨光成避而不见,半个月没去办公室。为此事,白恩培在一次会议上责问,杨光成解释说,那帮上访的人很厉害,如果见了面会纠缠个没完。白恩培当着众人说:“你一个厅长,居然只能藏起来办公。没想到解放这么多年了,你倒成了‘地下党’?”

据一名接近杨光成的人士介绍,到任交通厅长的前几年,杨光成纵然有牢骚,言行却还谨慎。不过到了后期,杨光成的牢骚话多起来,想必他已经无所顾忌。

一次外出考察,中巴车上有好几名厅长,还有媒体记者。杨光成自我调侃:“我这个人没其它的瘾,就有官瘾。当了这么多年官,想着要退休了真有些不习惯。我去问领导,当个人大、政协的副职要多少钱?接着我又问,这钱花了赚得回来不?最后算了下账,这钱还真不好赚回来。算了,省点钱安度晚年,也不去蹚浑水了。”

在场的人面面相觑。没想到堂堂一个厅长,竟然如此口不择言,大放厥词,歪曲事实。有人后来表示,杨光成的落马肯定是迟早的事。

仕途停滞转投贪路

虽然仕途停滞,但杨光成毕竟是交通厅长。在他的周围,不乏刻意巴结,曲意逢迎者。其中,就包括老朋友桂瑜森。

桂瑜森早年在红河经营旅游业,后进入房地产。在杨光成担任红河州委书记时,两人就认识。杨光成调任交通厅长后,桂瑜森进军交通领域,承建了云南省内多条公路的建设。

据知情人士介绍,杨光成自己供述,在红河时自己比较小心,如果桂瑜森送的钱金额太大,自己还不敢收,只收下一些拜年的红包。后来随着仕途失意,他认为这辈子官场没指望,就攒些钱享受生活,收下的金额,也越来越大。

担任交通厅长期间,桂瑜森多次向杨光成行贿,还向杨的妻子夏兰香赠送礼金。2010年左右,桂瑜森赠送夏兰香一件18K金翡翠挂件,价值近36万元。

杨光成落马的导火索,正是因为与桂瑜森之间的勾结。2010年后,桂瑜森的资金链十分紧张,他找到杨光成,希望能帮助其融资。杨光成利用职务之便,挪用5亿元公款,借给桂瑜森。其中有2亿多,案发后也未能归还。

相关部门在对杨光成进行退休前审计时,发现这个资金漏洞,顺藤摸瓜查出了杨光成的问题。当地人士表示,落马贪官和老板有牵扯的不少,但像杨光成这样,毫不避嫌地把巨额资金借给民营企业的却不多。他也不想想,一旦企业还不出钱,都不需要纪委来查就会自我引爆。“作为一名官员,杨光成真是糊涂到家了。”

一名与杨光成有过接触的人士认为,在交通厅的最后几年,杨光成不仅工作不在状态,经常不到单位,连起码的谨慎小心也没有了。

杨光成被调查后,其它问题相继浮出水面。他不仅收受其他商人和下属的行贿款,还私藏枪支弹药。已退休4年的妻子夏兰香的问题也随之曝光,她利用“厅长丈夫”的影响力受贿120万元,因其具有自首情节,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。

解读新闻热点、呈现敏感事件、更多独家分析,尽在凤凰网微信(ID:ifeng-news),欢迎关注。

宽城满族自治县医药网

最新文章
推荐内容